带上这只绿色套套,成为一枚亚马逊环保斗士

千篇一绿 2018-12-14 06:44:55

 撰文 | 李佳蔚  视觉  统筹 | 汪韬


由内而外的绿套套


在热情似火、激情四射的桑巴国度,一旦被奥运圣火点燃,空气中必然充斥着浓烈的荷尔蒙气息。长达半个多月的奥运赛期里,避孕套和优质的食物一样,是运动员的刚需。

巴西政府当然也意识到这一点。

据路透社报道,巴西政府将在里约奥运期间免费提供900万只避孕套,里约奥组委表示,其中约45万避孕套将会派发给居住在奥运村的运动员和员工。这也意味着平均每个运动员可以分到40多只“小衬衫”——在巴西俚语中,避孕套被如此称呼。

纵观各届奥运,奥运主办方免费给选手提供避孕套已成常规动作。


图片来源:Slate杂志

美国网络杂志Slate特意对历届奥运会发放的避孕套进行了总结:最早的报道见于1988年汉城奥运会,那时候主办方只提供了8500只避孕套。此后避孕套数量有增有减,几乎都在10万只左右。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只有1.5万只,奥运村的一位护士称,“只在运动员万一有状态的时候提供”。
2000年悉尼奥运会,因为提供的7万只避孕套在奥运会才开到一半时就用完了,主办方又慌乱地凑了2万只。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避孕套上印着“更高、更快、更强”……额,是真的印了“更快”吗?谁能帮小千找到北京奥运会避孕套图片以证实?


里约奥运会的避孕套无疑是个大飞跃。数目达到了45万只,是伦敦奥运会的3倍,而且,其中的10万只女性避孕套是史上首次提供,此外,还提供了17.5万包润滑剂。

不过,里约奥运会的避孕套不只是数目更多和首次提供女性避孕套。在召开了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等重要环保会议的里约,与其绿意盎然的开幕式一样,这只小小的避孕套竟然也是绿色的!


里约奥运村中的避孕套自动发货机  

图片来源:http://www.forbes.com

避孕套包装充满生机。主色为萌动的草绿色,上面印有黄绿色logo及葡萄牙文说明:包括巴西卫生部标注的健康信息、避孕套品牌、制造商、起源地、使用性别、额定宽度及联系方式等等。在一款男用避孕套上,可看到巴西卫生部呼吁防止性病、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传播,避孕套额定宽度52mm,乳胶源自巴西野生橡胶树等信息。

世界上其他避孕套的主要原材料也常号称为优质天然胶乳,但大多取材人工橡胶种植园,在这当中,至少需要经过开辟种植园、培育土壤环境、人工育种和防虫防害等环节。而且为了保证“更滑、更爽、更持久”等体验感和防止过敏,如今很多大牌避孕套开始使用合成技术。

而这只小小的避孕套不只是包装绿,骨子里就是绿的。它们来自一家名为Natex的工厂。这个工厂隐秘于亚马逊热带雨林深处的阿克里州,靠近巴西与玻利维亚交界地带,是世界上唯一一家取材于野生橡胶树的避孕套工厂。


图片来源:http://www.agencia.ac.gov.br


图片来源:Natex公司官网

Natex避孕套使用的亚马逊野生橡胶,在巴西拥有众多粉丝。

29岁的英国娃娃脸名模莉莉·科尔(Lily Cole)也曾亲身进入亚马逊雨林造访生长在此的野生橡胶树,从采胶人割取天然乳胶到最后制作避孕套等产品,她无不为之着迷。莉莉·科尔跨行进入珠宝设计行业后,她的首款吊坠、耳环和手镯设计,其橡胶原料便来自亚马逊野生橡胶树。


宣传野生橡胶的名模莉莉·科尔 

图片来源:http://www.telegraph.co.uk/

和莉莉·科尔一样热衷野生橡胶林,巴西绿党创始人之一、环保主义者萨尔达尼亚(Bia Saldanha)的宣传则更加专业,她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

“野生橡胶树产生的乳胶非同一般。因为生长环境迥异,野生橡胶和单一栽培橡胶树的巨大种植园出产的橡胶全然不同。后者的工作条件往往很差,而且橡胶林清一色种的都只是橡胶树。但亚马逊雨林里的橡胶树,和它们一起生长的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动植物,种类非常丰富,它们共同组成了具有生物多样性的自然栖息地。”

萨尔达尼亚是亚马逊雨林的忠实保卫者,致力于使用野生橡胶设计生产各种绿色产品,比如箱包、T恤和鞋子,以此呼吁亚马逊野生橡胶树被低估的经济价值。


宣传野生橡胶鞋的萨尔达尼亚  

图片来源:卫报

被暗杀的采胶人


Natex采集野生乳胶的采胶人大都是本土居民,几代人操持此业,采胶不止是他们的工作,更成为他们一种生活方式。

亚马逊森林采集乳胶也并非那么容易。据Natex避孕套工厂官网介绍,他们每位采胶人通常掌握好几条亚马逊雨林的行走线路,一天当中大约可抵达大小不同、树龄不一的100棵橡胶树。

他们还遵循着传统的割胶方式,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一天有两三面可供割取乳胶,而较细小的橡胶树每次只可在树干一面划开刀口。

绿色避孕套不仅体现在它们的材料上,更重要的是采胶人在亚马逊雨林中为保护而作出的抗争。

里约虽然是签署了《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生物多样化公约》的环保之城,巴西作为世界上牛肉、大豆最大出口国之一,依然长期面临着土地资源的压力,致使大面积亚马逊雨林遭到农场主砍伐。

Natex工厂采集野生橡胶的当地采胶人,便长期在为保护森林而奋力抗争,甚至付出惨痛代价。2008年,Natex工厂之所以创建于巴西北部阿克里州的沙普里,正因为知名环保主义者、采胶人奇科·门德斯(Chico Mendes1988年在沙普里被当地从事森林砍伐的农场主枪杀。

奇科·门德斯1944年生于小镇沙普里,他的父亲是当地第二代采胶人。奇科9岁起便随父亲进入森林充当采胶人,直到18岁他才学会识字。虽然识字晚,但他有句话流传下来,是这样说的:

 “一开始,我以为我为保护野生橡胶树而战斗,在这以后,我以为我为保护亚马逊雨林而战斗。现在我终于明白,我其实在为地球上所有人类而战。”

奇科·门德斯的牺牲使沙普里成为当地环保主义纪念地,而奇科·门德斯也被采胶人当作心目中的英雄。


19887月,正在割胶的奇科·门德斯,同年底被暗杀  

图片来源:维基媒体

现在,生活在亚马逊雨林的采胶人依然在为保护森林而努力,他们利用古老而高大的野生橡胶树产生的天然乳胶,生产避孕套、外科手套、衣服、气球、鞋子、手帕、背包及装饰性和实用性配件等物品,以此证明这片被誉为地球之肺的热带雨林不被砍伐所具有的宝贵价值。

国外很难买到


不过,来源野生橡胶树的绿色避孕套规模很难扩大,与Natex工厂分散在亚马逊雨林中的野生橡胶树相比,杜蕾斯、杰士邦等避孕套厂商更倾向于与东南亚大规模的商业橡胶种植园合作,以获得更廉价更充足的橡胶原料。声称只采用最优质原材料的杰士邦,更是将生产基地设在泰国南部的橡胶种植园边。

因此,据Natex官网显示,其每年生产野生橡胶避孕套只有大约1亿只。而在中国占据40%左右市场份额的避孕套厂商杜蕾斯,仅在中国每年生产的避孕套就达到10亿只。

更为遗憾的是,在巴西之外,要想体验百分百取自亚马逊野生丛林的快感好像也很难。因为如果今夏没有去里约观看奥运会,那么即使花钱也别想买到这款全球唯一的野生橡胶制避孕套——搜索亚马逊中英文网站,并不能找到Natex的避孕套的购买链接。

Natex网站介绍,当前生产的避孕套全数被巴西政府采购,交由国家卫生部门分配。每年的桑巴节,巴西政府就要散发此款避孕套。在2014年世界杯,巴西政府免费发放的200万只避孕套中就包括这款。

事实上,巴西政府之所以不遗余力地支持Natex,一方面出于保护当地割胶人传统的生活方式,防止亚马逊森林再遭大规模砍伐,另一方面,还希望以此抗击艾滋病、淋病等传染疾病。

“我们的避孕套工厂,除了保护橡胶的公平价格,雇佣百人外,还给予世界一种产品——避孕套——在里约非常应景,抗击疾病,帮助避孕。”71岁的终生采胶人雷蒙·门德斯·巴罗斯(RaimundoMendes de Barros)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骄傲地谈起Natex工厂和他们进行的环保抗争。


采胶人雷蒙·门德斯·巴罗斯  图片来源:Natex公司官网

居住在亚马逊地区的雷蒙多·佩雷拉9岁便随父亲操起采胶人职业,至今没有识字能力,但他称自己是森林和药用植物的行家,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他表示:“我今年51岁,还在采胶,我喜欢这份工作,因为这里空气是纯净的,我要干到我身体支撑不住的那天为止。”

【原创作品,谢绝转载,违者必究。如需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 End ·

快和我一起发掘有意思的绿产品

屎能量:超级“便便”变石油

“90后”玩转屋顶种菜3.0

排放物只有水丨来自“未来”的终极环保车

他们将污泥处理厂建成了童话城堡



长按二维码,关注千篇一绿

南方周末旗下新媒体


最具影响力的绿媒体

环境产业的公共意见平台

中国绿色公号联盟总舵


电话:020-83000817

邮件:nfzmgreen@12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