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竹马扑不倒(热门完结)

晴初小说资源分享 2018-12-03 10:56:54

☆、第01章 无节操买


陈曦盯着面前一堆千奇百怪的神似某国际知名品牌的口香糖的套套犯了难,天知道这有多么难选!

    毕竟没有切身体验过一把,只能在心里一个劲儿的感叹,这厂家为了谋取利益也算得上是费尽了心里啊,然后又为自己的无知沉默一会儿,再看一眼面前包装的花花绿绿的东西,终究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老天!真是涨姿势了,这玩意儿不仅分大小还分口味?!

    陈曦本着脸皮够厚,忽略站在暗处时不时撇自己几眼的不怀好意的大妈级的人物的眼光,站在一堆套套面前细细的研究起来,小心脏越来越兴奋!

    草莓味?苹果味?柠檬味?卧槽!还有菠萝味?!这是……水果大杂烩?!

    然后是牌子,杜蕾斯、杰士邦、多乐士、高邦……真是够齐全了,陈曦不禁又汗了一把,这种东西哪个好她是真的不知道,毕竟经验不足来着……不禁将目光投向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大妈,或许找个人问问还不错!

    大妈接收到了陈曦天雷加地火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求助眼光之后,二话不说的撒开腿就……跑了?

    陈曦回过头来看着面前的一堆套套,再一次感觉到人生的凄凉。真是人情淡薄啊,这么点小忙都不乐意帮!无奈的叹口气,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既然不知道哪个好,那就一样的来一点好了。

    然后……又一次被囧到了……

    大小尺寸型号……

    陈曦扼腕,只怪见识浅薄啊,所以到底是要挑什么尺寸呢?

    陈曦在脑子里面回忆了一下关于上官锦城某个部位,最后绞尽脑汁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也不是说一点印象都没有,那个时候陈曦其实是有见过一次某人的小兄弟的,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初中的时候吧。

    犹记得那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陈曦哼着小调想着要告诉他,最近的一次考试她得了班上的第一名,想着怎么要在他面前炫耀一把,让他将之前说她蠢骂她笨的话给吞下去,顺便再问问他跟他们班上那个温柔又漂亮的文娱委员是怎么一回事儿。

    可是她进了门也没有看见他。上楼推开他的房间门,看着洗澡间的门微微的开着,二话没说就一把给推开了。

    那个时候他光着身子,完完全全被她惊悚到了,呆愣着绷一张脸。尴尬地甚至连衣服也都忘记穿了,反应过来就是红着脸吼着让她滚出去。

    那个时候她好像还说了话来着,成功的让某人炸了毛,红着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她怎么说来着?

    哦,对了,好像是……

    “你有什么好看的啊?看你还不如看我自己。”走之前还不忘瞥一眼某人的小兄弟,满脸的不在乎和鄙视“那么小,丑死了!”然后大摇大摆很爷们儿的走了出去。

    其实那个时候她只是强装着镇定,心里早就羞死了,但想着不看白不看的,也就豁出去一回,大大方方的看了,不光看了,还不怕死的给出了评论。

    那时候,下了楼,她想着某人铁青的脸,小腿儿抖个不停。

    当然,结果就是上官锦城自那时候,大半年都没有搭理过她,最后在她求着缠着他大半年,然后死不要脸的承诺脱光光让他看回来之后他才勉为其难的说了一句话。

    “你有什么好看的啊?”他说,说完又往她当年某个没有发育的部位瞧上一眼,接着补刀“看你还不如看我自己,我好歹还有胸肌,你有什么?整个一盆地!”然后就在她目瞪口呆的时候转身走了。

    她怎么会忘了,他一直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人都说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上官锦城不是君子照样能够做到报仇!他不用等十年就做到了,而且做得还挺有道理,他那人,平常冷冰冰的样子,可是却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她嘲弄她的机会!

    后来的几年,她那个据说还不如他胸肌的部位发育的不知道多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长大,可是相对来说的话,他的那个部位,她就不甚清楚了。

    陈曦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然后又想了一想,还是不知道该选什么,干脆……一样来一个好了?可是……那个、应该不会很大吧……小的多来几个?

    最后的最后,陈曦是在收银员震惊的眼光中走出超市的,当然后面跟随着还有一系列的的碎碎念,譬如“现在正是世风日下哦”、“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节制诶”、“现在的人真是脸皮后壁城墙,什么都敢做哦”

    ……

    陈曦当时很无耻的就想高声回一句:我就是喜欢买套套怎么滴?!我就是想看它撕开包装之后是不是跟口香糖长得一样,看它各种型号吹出来的泡泡大小有什么差别怎么滴?!我还想看看苹果味是不是真的就和苹果一样的怎么滴?!

    可是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她不敢,她怂,她孬,她怕淹死在群众的唾沫星子里……

    陈曦拎着一大包东西出了门,但是……超市的塑料袋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够!透!明!

    于是乎,陈曦一路上都是在别人的“注目礼”下艰难前行的。

    可是陈曦是谁啊?打小混在一群男孩子中长大,更是没脸没皮的倒着追上官锦城这么些年,脸皮的厚度早就锻炼的堪比首都的某城墙,群众略带有色的眼光丝毫不能影响她,坐公交,挤地铁,一路正大光明的顶着路人诧异的眼光就打算回上官锦城的小窝。

    握拳,成败在今晚“一举”了!

    进了门,接着就是手忙脚乱的开始布置房间,玫瑰花,红酒,蜡烛,熏香,彩灯……

    打扫好房间,做好晚餐的时候墙上的挂钟正好指向七,然后陈曦借着微弱的壁灯看一眼桌上的东西,点上蜡烛,燃上熏香,倒好红酒,端坐在桌子旁边细细的打量起房间的一切。

    喔……花的摆放位置要再往中间挪一点,餐盘上刀叉的位置也要细细的在研究琢磨一通,看一眼,又再一次的仔细检查一遍,终于是放下心来。

    彼时,窗外的月光斜斜的照进来,洒下一屋子的光辉,影影绰绰的映在她的脸上,窗帘微微的迎着风抖动,气氛实在很好。

    她转过头去看看墙壁上的挂钟,七点半,恩,八点之前他应该可以回来。

    不由得眯起眼睛笑起来,嘴角泛起轻轻浅浅的梨涡,闭了眼睛感受这一切,脑子里映出一张清晰的脸,冷漠又英俊,她想着他看见这一切会不会开心?又或者是有些意外?

    又急着摇摇头否定这些,估计他应该是冷冷的表情的,又或许是嘲笑她打击她,然后觉得她又有什么预谋?

    他向来是如此,冷着一张脸,不说话,也不动作,却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逮着机会就狠狠的打击嘲笑。

    不由得又想起那个时候他,想起他睚眦必报的样子,心下不禁有些发憷,这次要是惹毛了这个人,指不定会怎么折腾呢?又想起白天见着的画面,咬咬牙,拼了!

    事关个人归属权的问题,这个必须要勇敢!

    其实她真的没有想到要这么快就上了他的,只是今天那件事逼着她必须得将某人纳入自己的后宫,贴上自己的标签!走到哪里都得时时刻刻记着“此人陈曦专有,外人切勿窥探”。

    话说回来,现在的女生还真是够大胆呢,明明都是有主的人了还是一个劲儿的往别人的人身上倒贴,难怪现在小三小四横行,正室地位不保……咳,又扯远了。

    不过,说起来跟上官锦城表白的那个小女生长得还真是挺好看的,前凸后翘唇红齿白的,回眸一笑还顾盼神飞,那温柔莞尔一笑,滋滋滋……陈曦想着自己要是个男人估摸着也把持不住。

    然后又想着上官锦城跟人小姑娘笑得那叫一个春心荡漾的,心里更是烧起来一把熊熊的火,那时候要不是三三使劲的拉着她,估摸着她就能直接冲上去朝那对贱人脸上吐口水、泼硫酸了!

    事后三三怎么说来着:“曦啊,你这么冲动真的不好啊。”那时候她正在剔脚趾甲,看着鼓着嘴巴气的要死的陈曦一脸的漫不经心。

    “那要怎么办?难道要老娘笑着祝那对狗男女幸福快乐吗?再说一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看着那对贱人双宿双栖再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陈曦越想越不淡定。

    “这你就不懂了吧?”三三换一只脚继续手里的活儿,眼角的余光瞥一眼红了脖子的某人,“男人啊,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贱!吃着碗里的还得想着锅里的。你们家那位本就是天之骄子,上好的白菜,就要被你这么一头猪给拱了,然后天天瞧着你这头猪,而且想着你这头猪还没有什么肉,你说说,能不被人勾搭走?”说完看看陈曦的某个部位还不忘呸一口,“噢,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人现在还不是你们家的。”

    陈曦脸色大变,想着就要奋起灭了面前这祸害,只见那人说完复又低下头来仔仔细细的开始打磨自己的脚趾甲,连一个眼神都不屑于赏给她,嘴上却是不闲着地接着补刀。

    “说说你这么些年来有点成果没有?”三三放下手里的活儿,看一眼目瞪口呆的人,“我就知道,看你这怂样儿就铁定没有实质性进展,小嘴亲过没有?”说完看着面前的人垂了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感叹,“到底是太年轻啊!”

    “那你说该怎么办?”陈曦贴过去,想着要指教。

    三三伸出自己的指头点点陈曦的额头,似乎忘记了刚刚才剔完自己的脚趾头,“男人啊,你得时时刻刻让他觉得你是最好的,让他时不时的尝尝鲜,自然就不会在惦念着外面的野花咯。”说完就跟陈曦飞一个媚眼。

    陈曦顿然了悟,敢情这勾三搭四的坏习惯都是饿出来的?

    于是,后来……就有了这么一出。

    只是这孩子单纯啊,心直啊,缺心眼啊,想着所谓的“最好的”就是直接睡了上官锦城,也不管也不管这事儿吃亏的是谁。

    ——

    夜,又深了一些,窗外的几根枯树被风吹得吱吱呀呀的响着,甚是聒噪。

    陈曦其实是有些紧张,她站起来,看着门口,不时地来回踱步,搓着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花好月圆,天时地利人和的,应该要发生什么事情才好,可是她想着又有些害羞和惶恐,一个女生这么主动……会不会不太好?毕竟是第一次,而且……而且他们连男女朋友都不算,顶多她算得上是他多年明恋者中的一个。

    可是……按着三三说的,男人就是傲娇,送上门的总不会不要的,送上门的……送上门的为什么不要呢?!

    又想着之前三三给她看的那些东西,男女楼成一团撕扯啃咬混乱的一塌糊涂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陈曦在脑子里仔细的想了想他脱下衣服的样子,不禁面色有些发红,双手不由揪紧自己衣服的下摆。

    然后又实在是好奇他脱下衣服会是什么样子的,以前三三就说过“男人在床上的样子是最性感的”,那是一种介于天堂和地狱的临界点,性感勾魂。

    她其实真的很想知道在床上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的……咳!

    再接着想,更是脸热,不能再想下去了,她摇摇头,又用手捏捏自己的脸蛋,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

    握紧了拳头,仰起小脸:”陈曦,加油!”她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在鼓励自己,”今晚一定要睡了他!”

    似乎多了点勇气,她转身回到桌子旁边坐定,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门,默数着数,当挂钟敲响八点的时候,她听见”咔嚓”一声,门就开了。

    时间刚刚好。


  ☆、第02章 这个磨人的夜晚


只一眼,陈曦的脸色就变了。

    进来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身米白色的长风衣,脚上是一双马丁靴,一双桃花眼泛着光芒,进来时身上夹带着还有几分寒意。

    来人看着一屋子的旖旎,略微了愣了几秒,随即有些好笑又有些尴尬,似乎还有几分难以启齿,掩着唇轻咳一声,“那个、我哥今晚公司有事儿,那个,咳,就让我过来跟你说一声儿,早点回去。还有,别动他房间里的东西,顺便帮忙将阳台上的花浇浇水。”说完看着一脸呆滞的陈曦,又看一眼满屋子挂着的彩色气球,憋不住,转个身弯着腰哈哈大笑起来。

    陈曦的脸一下子变化了好几个颜色,由最开始的桃红色变成深红色,然后又变成绿色,最后变成黑色,都快成了一个调色盘了!她忍住杀了面前的人的冲动,铁青着脸一个进步走过去,然后站定,抬脚,集丹田之力,照着来人的脚,踩!

    “啊!陈曦你个疯子你干嘛啊啊啊!”来人尖叫着跳起来,双手捧着自己的脚一个劲儿的哀嚎。

    今天,她为了烘托气氛,刻意的穿了高跟鞋,本来打算来一个爱的开场舞的,结果、结果!她等的人根本就没来,反而来了个不招人待见的!

    这种时候能不生气么?!她的肺都要炸开了好么?!偏偏面前这人还一脸的幸灾乐祸的看笑话的得意表情,这人难道不欠揍么?!陈曦一肚子的火正没出发呢?面前这人可不是踩了雷么?陈曦觉得自己心里的那点火都想冲面前这人喷过去!

    她早该知道的,早该知道万事都不会跟她想象的那样顺利的!

    她看着满屋子的装扮,还有香喷喷的菜肴,彩色的气球,桌上点燃的熏香,还有从陈易那里偷着拿过来的珍藏红酒,心里空空落落的有些难过,有些委屈。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丢脸,又觉得有些无力,低垂着头慢慢的坐回椅子上,看着一屋子的装扮还有桌上丰盛的菜肴,只是觉得一切都好滑稽,眼里有些涩涩的,鼻子有些发酸。

    这种难过和一种被辜负的感觉简直就要将她淹没,她狠狠的吸了一口气。低着头开始回忆那些事情,拼命的忍住想要滴下来的泪水。

    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五岁?又或许更早一点。

    那时候,她还是一个混世魔王,整天没日没夜的疯玩,四处捉弄小朋友,没心没肺的样子。

    可是那一天,从她遇上他的那一天开始,一切就彻底开始改变了。

    她开始穿自己一直很讨厌的花裙子,学着温声细语的讲话,认认真真的学习。从此她一步一步的追随着他的脚步,他那么优秀,而她,并是不聪明的人,这一路走来,走的多么辛苦,走的多么累,别人不知道,也无法知道,可是她却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但是尽管这样,她还是无悔,还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跟在他身后。

    那天,她记得很清楚,是一个艳阳天,九月份的天儿,还有知了叽叽喳喳的吵着闹着,盛夏,热。

    她在外面疯玩了一圈,将隔壁的小孩欺负哭了就跑了回来。回来的时候身上满是汗臭味,风一样的冲进来就想钻进爸爸怀里撒个娇,可是刚跑上楼梯间就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硬邦邦的,骨头咯着她的脸有些疼。怀抱里还有一种她不熟悉的陌生的味道,清冽的,并不难闻。她扶着那人的手臂站稳了身子看上去。

    只是一眼,她就像是心里被什么东西轻轻的刮了一下,有些痒。那种感觉她说不清楚,只是她很清楚的觉得自己完了。

    那是很波澜不惊的一双眼眸。她觉得自己恐怕这辈子都逃不过这双眼睛了。

    面前的人比她要高上一个头,穿着一身白色的短袖衬衫,胸前被她头撞过的地方有些湿意,亚麻色的头发微微的贴在光滑的额角,有微光透过来在他发旋上打着光圈,少年很瘦削,有些单薄,可是他的那一双眼睛却异常的明亮,眼睫毛又长又翘,随着他眨眼的时候扑闪扑闪的,她不由的看着就挪不开眼。

    “你看够了没有?”少年的声音有些不耐,拿下她还搭在他胳膊上的手,接着按着她的肩膀稍稍的将她推开一点,皱着眉看她,目光有些嫌弃。

    “没够!”陈曦想也没想立即就回了。

    他似乎没有想过她会这么回答,但是也就愣了一秒,随即皱着眉头转身就想走,可是那时候她还是小区里的“女王”,怎么能够让人这么忤逆自己,一下子就拽着他的衣角,冲上去踮着脚朝着他的脸就是“吧唧”一口。

    “印上我的标记,你就是我的了!”她看着他,其实是有些害羞的,小脸微微的泛红,却又装作很淡定很大气的说出这句话。

    他挥开她抓住他衣角的手,使劲的擦了脸,然后没有再看她一眼就转身走了。她却是看着他的背影入了入迷,挠着头,嘀嘀咕咕的说着“连背影都这么好看呢……”

    那天她一直跟在他的身边转转悠悠,时不时的拉着他讲话,可是他一直爱理不理,逼得急了就只会说“你别老跟着我!”“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烦不烦啊?!”

    可是她一点都不在乎他对自己的不耐烦,反而更加殷勤的跟他说话,给他好吃的,又将自己珍藏的玩具拿出来跟他分享,她只想要对他好。

    那些大人就看着他们俩笑。

    “陈曦,哥哥帅不帅?”有一次饭桌上安然眨巴着眼睛问她,眼里满是逗趣。

    “帅啊!”她看他一眼,然后很娇羞的低下头,“哥哥是我见过最帅最帅人了!”她回答,软软糯糯的声音里满满都是兴奋,说完又抬起头盯着他看。

    然后安然又说了:“那长大后当哥哥的新娘好不好啊?”

    他看着帅气的样子,眯起眼睛傻傻的笑,刚想说好的时候就听见他用略显薄凉的语气回答。

    “无聊。”他说,回过头看她一眼,然后转过头避开她的视线,酷酷的拽拽的。

    只是,那时候,她觉得他连酷酷的侧脸都好帅好帅哦!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会沦陷的这么快,这么彻底,也不知道往后的时光里,她的所有目标都与他相关。她更加不知道,从最开始的妥协和追随,就注定了往后的日子都是她追着他,一直。

    ——

    上官林踮着脚跳了几跳,觉得脚上的疼感稍稍的减轻了,刚想回过去打击几句,可是一转头就看见陈曦耸拉着头,呆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面上的表情看不清楚,一缕头发散落开来轻轻地扫着她的耳朵。

    他走过去,伸手戳一下她的肩膀,“喂,陈曦,你不会是要哭了吧?”他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哎,你别哭啊,你一哭我就怕,我不是嘲笑你,我只是……”他说,语气里有些无可奈何,似乎很头疼,向来不太会安慰人。

    她不说话,仍旧是低着头。

    “那个,我哥是真有事儿,你也知道他最近刚开始接手公司的事情,那些老头都不服他,变着法儿挑刺,有些事儿怎么也要亲自处理的。”上官林想要安慰她,可是说出来的理由连自己都觉得有些牵强,某些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哥哥是真的有些过分的。

    “恩,我不怪他。”她终于开了口,抬起头来看向他,清亮的眸子里映着壁灯昏黄的光,有些迷茫,复而又很快地低下头去。“他从来没有给过我希望,是我,是我一直在强求。”她接着说,语气里有着深深的绝望。

    “陈曦。”上官林还想说些什么,她却忽然抬起头来,神色清明,没有半点难过的样子,可是微微泛红的眼睛却怎么看怎么委屈。他看着她的眼睛,想说的话怎么也开不了口。

    “我哥他,他其实还挺在乎你的,不然,也不会让我专程过来一趟。”踌躇了半天还是开口。

    “这么些年来,他身边一直就只有你一个人。”他接着说,然后顺势就在她的身旁坐下,“陈曦……”他又唤一声她的名字,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一桌子的饭菜。

    “是啊,一直就只有我一个人,还是我死乞白赖的跟着他……”陈曦这会儿有些有气无力,说完她就站起来,看着面前的饭菜对上官林说,“你吃吧,算他没口福好了。”然后就转身朝着门口走。

    “陈曦,你真好!”上官林拿着筷子转过头就在她后面喊,“我哥的花草还要你浇水的!”

    她没有回答,只是刚要迈出门的脚步站稍稍一顿,然后又跟想起来什么似的,心里一下子就有了主意。


  ☆、第03章 男主出场


三三吃下第二碗酸辣米分,又喝完一大杯奶茶后,举着手里的烫好的羊肉串,隔着氤氲的雾气看着陈曦问,“所以你最后得不到上官锦城的人,然后恼羞成怒之下就将他那些宝贝的跟什么似的花花草草都给赶尽杀绝了?”

    陈曦正吃着锅里的热面,闻言一个哆嗦,差点没将手里的勺子给扔下去,冲着对面的人翻了翻白眼,“你别逼我回忆那些不堪的往事。”

    “哟哟哟,还拽起文来了呢!”三三表示不耻,一大口羊肉串下肚,嘴里含含糊糊的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躲着他吧?你可真够出息的啊!”

    陈曦盯着锅里的东西,捞起烫好的青菜,然后又仰头呈现45°,面露悲伤,“谁知道呢?”说完就将手头上的青菜一口吃下去,烫的眼泪都要流出来。

    这是实话,其实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有些害怕再次面对他,一是还没有原谅他那天的忽然放鸽子害她被上官林耻笑,二是她觉得自己做了那件事后再见面无非就是上赶着去送死。

    是的,那天她转身转身回来之后就觉得就这么走实在是太孬太没种了,然后那时候上官林还好死不死的让她去浇花,她那个气的啊,只差没有变成一把火烧死面前的贱人。他盯着那个坐在本该是上官锦城座位上大快朵颐的人,一腔的怒火没处发啊!

    然后她愤愤不平的拾起剪刀,拿起喷壶,一股脑儿的将气全给撒在那些花花草草身上了。

    嗯,没错,她浇花用的是热水!滚烫滚烫的水!然后似乎还是觉得不解气,又将他房间窗台上的那株特别特别好看的叫不出名字的花给修剪的很!有!特!色!

    反正最后总之她将他家里面一切可供观赏的植物全部都给赶尽杀绝了,甚至是那盆刚刚抽出新绿的茶树也难逃毒手。

    走的时候陈曦想着上官锦城回来看见那些他宝贵的要死的东西被折腾成那样一副残样儿,那个表情一定万分精彩!哀怨?伤心?痛恨?后悔?她想着想着就想仰天长笑啊!

    陈曦走的时候心情十分美好,连带着看上官林也顺眼许多。可是第二天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就开始后怕了,心里惴惴不安的,偏偏后来的几天上官锦城一点声息都没有,一个消息也没有发过来,一个电话也都没有打过来。

    她也不敢去面对他,就这样一直躲着躲着,她一边担心这么不见面没办法联络感情,无法进行她的扑倒计划,一边又暗暗祈祷上官锦城忙着忙着就忘记那件事儿。她就是怀着这么矛盾的心情一天又一天的得过且过。

    她希望他快点来联系自己,可是又害怕他联系自己,这种心情就跟火葬场办事不利火化时只烧了一般似的,陈曦的心纠结的都快要拧成一股麻花了。

    当她举着手里的羊肉串103次叹气的时候三三在桌下踢了她一脚,陈曦很是不满的回瞪过去,随即就看见了三三的眼睛抽的厉害。

    “三三?你眼睛怎么了?抽筋儿了?”陈曦不怀好意的挑着眉毛怪笑,“昨天晚上偷偷看啥了?来来来,跟姐们儿说说!”她挤眉弄眼的的嘲弄,手上的羊肉串一抖一抖的,可是三三的眼睛却是更加抽的厉害,眼神一个劲儿的朝她斜后方撇,桌下的脚更加狠的踢着她。陈曦感叹着这孩子不正常的时候终于感觉到不对劲儿,跟着三三的视线回头一看!

    妈诶!顿时心里一阵发麻,手上一个哆嗦,羊肉串立刻就掉到桌上了。

    那个正朝着她走过来眼神犀利的帅得一塌糊涂的哥们儿不是上官锦城又是谁?!

    他今天穿着一件浅灰色的妮子风衣,里面是一件同色系的针织衫,风衣微微的敞开,亚麻色的头发微微的贴在额角,他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进,目光笃定,嘴角微微上扬,他在笑?!

    陈曦心里下意识就要逃,只是刚起身,想要迈步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整个腿都软了……心里顿时欲哭无泪,这个男人的笑容真是太他妈可怕了!

    她直觉就要赶紧逃,起身的时候太心急,抬腿不小心磕在桌子角上,顿时“轰”的一声巨响,很明显的看到桌上的火锅抖了几抖。陈曦跳起来捂着腿,当时疼的就想骂娘,三三看着她一副蠢样,扶了额角为她祈祷,陈曦腿上疼得要死还是急急忙忙的想要离开。

    可是她刚转身就听见他在叫自己的名字。

    “陈曦!”他说,他的声音有些喑哑,喊她的名字的总是尾音稍稍的打个卷儿,甚是好听。“真巧啊。”

    陈曦心里顿时百转千回,心下大骂道,巧你妹的巧啊!一忙的死去活来的公司领导没事出现在这街边小巷是凑巧么?!吃麻辣烫?!

    可是她一听见他的声音就怂了,只觉得小腿儿都开始打颤儿了,这下是真的不敢走了,面容扭曲的转过来。陈曦看着他修长的身子站离她五步远的地方笑的一脸人畜无害,心里有些凄惶,刚刚刷过羊肉的手不自觉的绕着衣服的下摆打着圈儿,留下一圈油渍。

    “真是。好巧,好巧啊。”她看着他笑,笑的面容有些僵硬,嘴角有些抽筋。

    说话间他已经拖了把椅子在她刚刚坐的那一桌坐了下来,然后抽了一双筷子慢慢吃起来,随后又向她招手,“你刷的肉好了,不吃吗?”说着话的时候他又笑了,左脸颊挤出一个浅浅的酒窝,随后目光又微微下移,看着她的腿,“唔……,撞得应该挺疼的吧?不坐下来歇歇?”他问,语气有些温柔。

    可是陈曦分明听出了一股子寒意。

    隔着氤氲的雾气,陈曦看着他妖孽一样的笑容整个人都呆了,心里一阵发憷,可嘴上还得客气一下,忙打着哈哈,“不疼不疼。”只是心里一个劲儿的骂娘,疼死老娘了!这么问,这人绝壁是故意的!可是他就这么冲着她笑,询问的语气让她坐下来歇歇,她是真的就不敢走了啊!

    木讷的又走回来在他身旁坐下,默默的刷羊肉,三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略微尴尬。

    三三瞥一眼相对无言的两人,然后抬起左手看一眼手表,煞有介事的说“哦!都这个点了啊!那个,我等下还有个活动,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啊。”临走还友好的拍拍陈曦的肩膀,给她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又冲上官锦城笑得一脸温柔,“不着急,慢慢吃,你们顺便联络联络感情。”说完就飞快的跑了。

    陈曦盯着那个那个风一样的奔跑几近逃窜的背影,有些欲哭无泪。心里暗骂,狗屁的活动!个死没良心的!

    上官锦城不着边际的看她一眼,然后就将手里刷好的羊肉一口吃到嘴里,陈曦看着他又是一阵哆嗦,她怎么就觉得她就像他手里的羊肉呢?

    “咳,你怎么来这里了?”陈曦问,抿一口嘴里的茶,目光有些飘忽不定。

    在她看来,上官锦城是不会来这种小店的,又不卫生装修又不好的,用餐的筷子勺子什么的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用过,加之来来往往的人又多,而他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人多的地方。这儿,实在不适合他这么个精英前来,要说他是来吃火锅的,打死她都不信!

    “哦,路过。”他淡定的回答,顺手将手里刷好的羊肉丢到她的碗里,“味道不错,尝尝。”

    陈曦看着他良久,一时猜不到他在想什么,看着碗里泛着热气的羊肉有些傻,这是个什么节奏?

    不久,她就懂了……上官锦城这人卑鄙啊!臭不要脸的采取温柔攻势啊!杀人于无影无形啊!

    陈曦腆着大肚子有些欲哭无泪,她是真的吃不下了啊!在之前与三三吃的时候就吃了一大碗酸辣米分,又吃了一盘虾,然后消灭了好多好多的羊肉串,接着还有那些青菜香肠的,在他来之前她就真的吃饱了……

    可是偏偏面前的人一个劲儿的往她碗里夹菜,刷好的肉也是一个劲儿的往她碗里堆积,偏偏还一副“我刷好的东西你敢不吃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的样子看着她,陈曦哆嗦的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塞,他的气场实在是太强硬,她心慌啊……

    一顿饭吃下来,陈曦心里想骂娘。

    最后上官锦城就了很大爷似的站在那儿等着,陈曦腆着个肚子颤颤巍巍的跑过去付账,然后又哆哆嗦嗦的跑回来,只是觉得真的要吐了!

    她已经不想说一句话,感觉现在胃里翻腾的都是一股酸味,张开嘴都是一股子羊肉的味道,上官锦城不说话,就整好以暇的盯着她看,看的陈曦感觉毛骨悚然背脊发凉。

    他说要饭后散散步利于消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不着边际的扫一眼陈曦的肚子,嘴角上钩,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陈曦捂着肚子盯着他看,瞬间就被他的笑容秒杀了,这人……怎么就那么卑鄙呢?!

    他在前面走,陈曦不远不近的跟着,心里栖栖遑遑的,不敢跟他走得太近,也不敢离他太远,他修长的身影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陈曦就跟在他影子的后面一路的踩着他的影子头,一边在心里骂骂咧咧,让你坑我让你坑我!

    骂着骂着嘴上就小声念叨出来,她就这么无聊又幼稚的跟在他的身后,一心一意的踩着他的影子,连他转过身来也都没有看到。

    上官锦城转过身的时候她正低着头专注的踩着他的影子头,她今天穿着一身米分色的毛绒妮子,下面是一条浅色的牛仔裤,配上一双中长靴子,低着头一脸专注的样子有下颚有些不真实的好看。她耳边的一缕头发的散开着,风吹过的时候恰好轻轻的扫过她的嫩滑细腻的脖子,可能是有些痒,她伸手扒了一下继续踩着,嘴上还念念叨叨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你在说什么?”他问,心里觉得她一定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我在说你是个卑鄙的小人!”她许是太专心没有注意,直接就将挂在嘴边的话说了出来,说完了一抬头看见他黑着的脸,心里大叫一声“不好!”转了身就想跑。

    可是他腿长手长的,她怎么跑得过他,刚转身没跑几步后衣领就被他一把抓住了。

    “我卑鄙?我是小人?”他拎着她将她转个身来面对着自己,低着头问她,说话间热气一下子全部喷到她的脸上。

    陈曦脸红了一红,右手揉着左手的手指绕着圈儿,低着头很没骨气的说“没呢!我在说我自己,我卑鄙,我是小人!”她说完就抬起头来看他,睁大了眼,一脸的真诚。

    “哦,那你跑什么?”他又问,放下抓着她衣领的手,这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又见长了。

    “我、我吃多了,运动运动。”说完还傻傻的干笑两声儿。接着补充道“生命在于运动嘛!”

    “说说,你怎么卑鄙怎么小人了?”他不耻下问,煞有介事的说。

    陈曦心里顿时有一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他这是挖了坑让她往里面跳啊!偏偏她这傻逼还真的就顺着他的话往里面跳了!跳的时候还九死不悔一脸感激!

    她不说话,他就这么一直盯着她看,陈曦感受着他近在咫尺的呼吸,觉得气氛有些暧昧又有些压抑,终于是忍不住了!

    “我不过就是拔了你几颗破草又毁了你几株烂花吗!赔多少钱要怎么补偿你说就是了,不要这么吓人好不好?!”她冲着他吼,吼完又觉得有几分不对劲儿,人也没说要怎么办她啊?

    她这是自打耳光了……

    上官锦城不说话,看了她一会儿,又向她逼进一步,微微的弯下腰,嘴唇贴在她的耳朵边,“那你说,你该怎么补偿我呢?”他说话的时候,热气一股脑儿的全钻进她的耳朵里面了,陈曦听着他略带蛊惑的声音,觉得整个心都麻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或扫描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