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套的男人可以不行,但做套套的一定行!

商业人物 2018-12-28 03:39:57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安全套是个经久不衰的产品,研究它的商业逻辑是财经、商业人士的谋事之基、成事之道。

 

第一,对于零售商来说,他们需要研究的是:安全套为何多出现在超市结账处的货架上,并且跟看似不搭调的口香糖、电池摆在一起。



零售发展已有百年,它沉淀出的消费者心理学在此处发挥了作用。超市结账处通常区域小,顾客的购物筐已经填上不少商品。他们排队结账时无聊的等待时间,也正是完成冲动消费的珍贵时间。消费者之前购物时也许会忘掉这些不起眼的小商品,此时想起来了;消费者看到这些商品,为了凑单不找零钱,就随手购买,为超市的提篮率做出贡献。

 

当然,安全套、口香糖和电池摆在一起,也有可能是利用了消费者的联想心理:我既然买了套套,那做爱前戏是接吻啊,就顺手买盒口香糖吧,哦,还有,枕头下的跳蛋貌似快没电了,再买几节电池吧。

 

第二,对于产品思维不离口的互联网企业家来说,他们需要研究的是:安全套是如何站在用户角度思考问题,去解决用户痛点。

 

如今的安全套外包装,都是锯齿设计,保证易撕。毕竟,快速撕套和单手解罩是直男的梦想,若开套套包装像拆快递一样麻烦,那就糟糕了。

 

有些用户在行房时,只领悟到雷军互联网七字诀中的“快”,所以,杜蕾斯就研发了延时性安全套,它主要是在安全套的某个位置加入了苯佐卡因,以降低男性生殖器官的敏感度。

 

但一些用户行房时间太长,这有悖于爱情里“时间长短不重要,双方感受最重要”的理论,所以冈本就推出了0.01毫米的超薄套套。冈本的产品厚度与其他产品相比,就是丝袜和棉袜的区别。但是冈本有一点没做好。两年前,国内的《消费者报道》送检了冈本、杜蕾斯、杰士邦、倍力乐等4品牌超薄款避孕套产品后,得出的结论和网友的反馈一致:冈本安全套的润滑剂总量太低,使用时太干涩。

 

第三,对于营销者来说,他们需要研究是:杜蕾斯的营销为什么这么火。换句话说,中国的社交网络营销者,都有个安全套师傅。杜蕾斯是善于借势营销的集大成者,在微博初期,它就崛起。文字已经难以形容它的脑洞,我们直接看图。


 

中国的杜蕾斯营销,委托的是第三方营销机构环时互动,而最重要的操刀者是环时的CEO金鹏远。在知乎介绍里,他玩德州扑克,开过小饭馆,卖过盗版软件,推销过保险,还做过不成功的摄影师和导演,喜欢在论坛跟人掐架。两年前,广告媒体梅花网以《杜蕾斯做得这么好,其实是我的失败》为题,登出了对金鹏远的专访。谈到社交传播经验,金说:“说到底这个世界宗教的传播力和信任力最大,其次是游戏。你常玩不厌的游戏都是具备空间感的,从最基本的人性出发考虑传播就明白空间感的重要性了。”


第四,对于经济学者来说,他们可以研究的是:市场经济与安全套的关系。1958年,经济学者伦纳德·里德发表的文章《I,Pencil》(直译为:我是一支铅笔,也有人译为:铅笔的故事),成为一篇经典。

 

在这个地球上,没有人完整知道铅笔如何制造出来的。你且只看它的主干是木头,但是木头砍伐需要机器,机器制作铁矿,而铁矿需要开采出来;伐木工要砍树,但这些人还需要吃饭,而吃饭又是一个复杂的产业链。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评价这篇文章说:据我所知,再也没有其他的文献像这篇文章这样简明扼要,令人信服地、有力地阐明了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在没有强制情况下合作的可能性——的含义,也阐明了哈耶克强调分立的知识和价格体系在传播某些信息方面的重要性的含义,而这些信息“将使个人毋须他人告诉他们做这做那而自行决定做可欲的事情”。

 

在这个地球上,人们都知道安全套怎么用,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安全套生产的全部知识。但是,每个人都凭借着自己有限的、微不足道的专业知识参与到市场之中,借助无人指挥的、自发的秩序生产出了安全套。市场经济真是一个伟大的东西。

 

但是,我们的经济学者还得再进一步。目前,一些完全迥异于PPI、CPI、失业率的指标逐渐流行,比如口红指数、男性内裤指数、巨无霸(麦当劳的一款汉堡)指数。而安全套这种刚需品还没能成为指数,而网上能找到的消息通常是一鳞半爪。

 

小道消息说,除了清明节,中国人拥有将任何一个节日发展为啪啪节的能力。权威的消息则来自马云的阿里巴巴健康数据研究中心。两年前,它发布的《2015年中国性爱消费报告》显示,七夕、优衣库试衣间不雅视频被传到网上的当日、520这三天的安全套销量最高;美国SM电影《五十度灰》传到国内,平台上的SM器具搜索量曲线上升;河北、山东、黑龙江三省成为开放先锋,女性购买成人用品的比例分居前三。



福布斯凑热闹,通过杜蕾斯和婚恋网站的报告,做了一个全球出轨率排行榜。出轨前十强中有九个是欧洲国家,剩下一个是亚洲的泰国。


安全套也为社会新闻做出了杰出贡献。南京18岁的少女带着安全套去杭州见网友,因为没带身份证,找警察开住宿申请。常州的姑娘坐黑车差点被强奸,司机拿安全套逼其看淫秽视频。哈尔滨的小伙子用999盒安全套表白女神成功,事后套套两分钟被路人抢光。还有一条与读者息息相关——成都双流区一女子买到带针眼安全套,3个月内怀孕2次。

 

安全套是个好东西,为男女、男男、女女之间的交流合作创造良好基础和氛围。它提供了商业知识,也开拓了个人的社会视野。对待安全套,我们商业圈的同志要注意分析、研究并借鉴其中的有益成分,但绝不能离开行业实际而盲目研究,照搬经验。

 

我们感谢套套,更感谢它背后的公司。

 


这几年,中国人总是跑到日本买东西,这引起中国企业家的不安。去年1月30号,湖北省政协委员、人福医药董事长王学海在湖北两会直言,中国人到日本买感冒药,是中国制药的耻辱。

 

他说完这话的第二天,《参考消息》援引外媒的消息说,仅次于日本冈本的第二大安全套生产商相模橡胶工业,受日本老龄化的影响,业绩向下,而来自中国的旺盛需求使得这家公司换发青春,赴日游客抢购了它的安全套。

 

中国人的抢购清单上,以前写着马桶盖、药品、化妆品,现在又多了一项:套套。

 

我们不知道王福海的感冒药进展如何,但他曲线救国,欲为中国的安全套事业做出贡献。最近,王福海的人福医药发布公告称,将与中信资本共同斥资6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公司Ansell旗下包括杰士邦公司在内的全球两性健康业务。

 

实际上,杰士邦这个牌子本来就是人福的,更确切的说,它的缔造者就是王福海。1998年,24岁的他就成为前人福子公司杰士邦的总经理,那年杰士邦创立,却因为在外包装上强调其为“英国注册品牌”而被称为“假洋货”。4年后他成为人福总裁,31岁时,他当上这家企业的董事长,创造了国内上市公司最年轻掌门人的纪录。

 

2006年,为避免与巨头竞争,外加现金流紧张,人福出售了70%的股权给Ansell,杰士邦成了真正的洋品牌。后经一系列的收购和整合,Ansell持有杰士邦股权已增至90%,而曾经一手缔造这个品牌的人福医药持有股份降至5%。

 

如今,剧情反转,杰士邦套套又回来了。一并回到中国人手里的,还有Ansell此前收购的各国安全套品牌。


 

王福海大学读的是化学,等到他去武大读博士的时候,选择的则是社会营销专业。正是依靠敏锐的嗅觉,他将小小的安全套杰士邦做出了名气,实现了人福的起死回生。2007年,王福海成为当年年度营销人物候选人,入选的理由是:

 

“王学海巧妙地运用了安全套大派送、艾滋病预防讲座、安全套广告风波等新闻事件博得了曝光率,并迅速成为了全民性的热门话题。如果说事件营销、公益广告为杰士邦树立了良好的口碑,那么渠道的精准定位则让杰士邦走上快速发展的快车道,它开创先河,以商超为渠道来销售安全套。从最开始摆放在超市的角落里,到如今摆放在收银台的显著位置,杰士邦直接掌控的销售终端已达2万多个。杰士邦的创新渠道策略使其成为了安全套的领军品牌。”

 

人口大国到处都是机会。根据透明市场研究(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去年的报告显示,到2024年中国避孕套市场的规模相比2015年将增长近两倍。将杰士邦以及Ansell全球两性健康业务收入囊中后,王福海想要挑战的则是安全套全球第一品牌杜蕾斯。

 

杜蕾斯宣称,它在中国安全套市场上占据40%以上的市场份额。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杜蕾斯的营销能力还是太强,营销大师王福海还需要发挥他的营销能力。

 

与性有关的话题,极易形成引爆点,所以老板们也总想搞个大新闻。去年,国内一家名叫诺丝科技,以安全套为主业的公司挂牌新三板时,董事长带着团队入场,他们的围巾上都挂着自家的诺丝牌安全套。全景网在报道中说,这些高管还在现场用安全套吹起了气球,但因为画面太污,未能传播出去。



即使有杜蕾斯、杰士邦、冈本,但中国的安全套企业还是能挣到钱。去年,诺丝科技的营业收入为1.12亿元,净利润为346.01万元。

 

而围绕大健康产业布局,既做酒店又自主研发震动棒的情趣用品公司春水堂就很苦逼了。去年,春水堂营业收入为4260.89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01%;净利润为-2504.26万元,较上年同期-1849.09万元,亏损程度有所增加。

 

如今是互联网时代,我们更要牢记情色产业做出的贡献。在线支付、流媒体播放、宽带网络的普及以及VR的发展,都离不开成年人的性需求。一个名叫草榴的成人网站可不像当下一些社交媒体吵吵闹闹,网民都很有礼貌,回复时都会感谢楼主“一生平安”。它的社区运营经验至今还在流传。而O2O最成功的一批人也潜伏在草榴,他们线下逍遥,线上分享自拍,获得反馈后又继续在线下逍遥,这真是一个闪耀着伟大人性的闭环。

 

但煎饼果子都能互联网思维了,振动棒可以借助APP进行遥控了,而单品安全套也要强行插入概念会场。三年前,90后小米员工刘克楠离开小米,创立安全套品牌“大象”,被某些媒体贴上“用小米模式做安全套”的标签。快速撕开套套还不够?大象做成一只手就能撕开。套套正反分不清?大象做了标识,保证你不会犯错。

 

后来,雷军的互联网思维遇阻,小米销量下滑;大象安全套也销声匿迹,官网不再售卖产品,媒体报道也少了很多。不过,大象今年初接受36氪采访表示,公司2015年4月就实现了盈利,去年销售额近亿元,目前正在练内功。

 


如果大象表述属实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中国,你可以说一个戴套的男人不行,但对于做套套的男人,你要说他们真行。

 *图片来自网络


投稿、约访、合作,联系邮箱:bizleaders@qq.com

添加微信hsy111520,邀您加入商友会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联系人微信ID:hsy111520)。
2.喜欢就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