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关心一下奥运会吧!里约给运动员发的45万只安全套都快用完了

野兽派娱乐 2019-01-08 05:49:12

本文原创自微信公众号“野兽派娱乐”,微信号:yeshoupaiyule


随着里约奥运会赛程过半,N枚金牌已经被各国运动员瓜分……然而更让人振奋的消息还有——奥运会为运动员提供的45只套套已经库存不多了……




忽然想起了这次里约奥运会的民间口号——安全第一,友谊第二,比赛第三,兽兽终于get到了什么


先复习一下功课

今年里约奥运会期间为运动员提供了45万个安全套(其中包括首次出现在奥运舞台的女性避孕套10万枚),外加17.5万份小袋润滑剂。各项纪录都直接秒杀此前历届奥运会的用量!


辣莫45万个安全套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


参加本次奥运会的运动员数量为10500人,这样算下来平均每人会被分到42个。也就意味着运动员们有足够的条件可以在17天的赛程里每天滚三到五次床单。



前阿根廷网球选手切拉听到这消息后,在推特上说:“每名运动员分到42个避孕套?我整个生涯也不过用了这么多。”

可是这位大哥,你.....未免也.....太少了吧.....



考虑周到的里约奥组委甚至连奥运村新闻中心的洗手间里都放有安全套!




简直是走到哪儿,约到哪儿,随时随地来一发。


虽然里约的基础设施不行,但是人家的安全措施做的好呀~~所以这届里约奥运会的宗旨是:穷什么也不能穷避孕套!


而且,这45万避孕套只是给运动员的数量。在奥运期间,奥组委还在里约壕发900万个避孕套给群众。


这是第一次听说奥组委在城市免费发福利,而且一下子还发那么多...巴西果然是个热情的国度,一言不合就发套。


对此,里约奥组委却一本正经地说道:提供这么多安全套是为了提倡安全性生活和呼吁保护热带雨林的!

原来避孕套是用亚马逊橡胶树的天然橡胶制成,生产避孕套能促进热带雨林的可持续利用,防止非法伐木。


所以巴西政府的逻辑大概是:少砍树,多采胶,大力生产安全套!


涨知识了!!原来啪啪啪还可以保护雨林!!



那么,运动员使用情况如何呢?来看前天的这个新闻标题


巴西跳水女运动员奥瓦娜-佩德罗萨告诉巴西奥委会,称她的十米台搭档英格丽德-奥利维拉,居然在比赛搞起了一夜情,这导致她的比赛状态极不稳定,最终两人在决赛中排名倒数第一位。


奥利维拉(下图右)在比赛的前一晚,和巴西赛艇运动员贡卡尔维斯(下图左)发生一夜情,由于两人找不到可以保证活动私密性的房间,奥利维拉居然要求奥瓦娜离开宿舍。


这个要求让奥瓦娜感到震惊,两人还发生了争吵。(网友评论说奥瓦娜是不是想留下来?


经过一夜激战,在第二天的双人十米台决赛当中,曾经拿到过泛美运动会银牌的奥瓦娜/奥莱维拉居然排在了最后一位。


热情似火,难怪奥运会套套库存量减少得厉害



洪荒之力能释放出来,即使拿了比赛倒数第一名也算值得,但是有些选手没办法释放洪荒之力、也控制不住它,就有可能出现下面这种状况


身为纳米比亚代表团旗手的朱尼厄斯·乔纳斯试图对奥运村保洁人员实施性侵而被逮捕。就是下面穿蓝衣服的老兄,去参加比赛发生这种事情,就有点尴尬了



还有摩洛哥拳击手哈桑·萨达,也是因为试图性侵两名奥运村清洁工而被捕。



里约奥运村的清洁工成为被性侵的主要群体有点让人感到诧异,但是这些运动员的洪荒之力没有控制住确实铁一般的事实,当然了,人品也很重要。



本着洪荒之力宜疏不宜堵的人性化考量,奥运会一早已经实施了这项福利。在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当时奥运主办方就已经向选手提供了8500只避孕套,虽然只有八千多个,但已经是很思密达了。


这是奥运会首次有这样的福利,当时还发生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故事。在游泳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英国代表团的屋顶阳台居然扔满了用过的避孕套...英国奥运协会得知后还出炉了禁止室外做爱的条例!



而到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避孕套的数量更是有了跳跃式的增长,上升到了5万只。


后来,英国乒乓球选手马修·赛德更是把在巴塞罗那奥运会的经历写进了《泰晤士报》的专栏:

“我在巴塞罗那奥运会所经历的性事,比此前21年加起来还要多,所以每次有人问我说奥运村是不是就等于胜地,我总会告诉他太对了。”



2000年悉尼奥运会避孕套的供应量增加至7万,但是万万没想到在一周内就被领光了!悉尼奥组委不得不再增补2万。难道运动员在奥运会期间都有滚床单的习惯??

对此,美国射击选手乔希·拉卡托斯就曾踢爆在悉尼奥运村的性事:将近四分之三的运动员有过一夜情!



运动员拉卡托斯在参加2000年的悉尼奥运会时,和队友结束射击项目的比赛后选择继续留在悉尼。因为根据他四年前的经验,拉卡托斯知道奥运村很快就会变成一个狂欢的派对村,他不想错过这个四年一次的机会。


孙杨,你回来得有点早啊……


要想在奥运村发生不可描述之剧情,其实也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因为奥运村一般每个房间都住着两名运动员,这就有点尴尬了...所以为什么上面说到那位巴西跳水选手被同伴赶出宿舍,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在悉尼的奥运村,幸运的是刚好碰到一楼的房子都是空出来的,这便给运动员进行不可描述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拉卡托斯还大胆地爆料了他看到某个北欧国家4x100m接力的女运动员们从那个房间鱼贯而出,后边还跟着美国的田径选手!



而这些女运动员前一天晚上还在跑道上玩命的跑步...所以参赛运动员的精力旺盛程度可想而知。。



之后的那几天,他还看到了不断有男男女女进出射击选手住过的房间,弄得就像一个奥运村里的大妓院一样。


所以那届悉尼奥运会才会中途出现需要补货2万只的情况。



到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避孕套的数量更是激增到了13万赛前,巴西奥委会给了巴西运动员每人发放一本《行为手册》。



因为在雅典奥运会期间,迟迟不见中国运动员和官员光顾避孕套中心,所以大伙儿都急了。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篇号召中国代表团赶快去领避孕套的文章:


文章的大概内容就是纠正中国运动员、官员这种领了避孕套就等于作风有问题的旧思想。如果全世界都去领避孕套了,中国不去领,那么就代表你是性无能或者伪君子,无法融入世界大家庭。而且作为下一届奥运会的举办国,免费避孕套不仅要领,还要多用,这样才能设计研究出北京奥运会更好用的避孕套。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在公开奥运会避孕套数量这一点上,意大利人可是相当傲娇的。因为2006年意大利都灵冬奥会提供的避孕套数字,至今仍是个谜。



《西雅图时报》是这样说的:“意大利奥组委并没有透露具体数字,但其实对于运动员来说避孕套还是随手可得的。”


参加了那一届冬奥会滑雪板比赛的日本选手今井美罗,曾上节目自曝在奥运村时的淫乱性生活:

“奥运村里性交是很平常的事情。不是有吉祥物吗,拿着笼子,就配上了。并且因为参加比赛的日本人都集中在一起,所以大家多数都是和外人发生关系。” 


终于说到了兽兽最喜欢的北京奥运会了(开心到飞起.jpg)那时候北京奥运村放置了10万只避孕套以供应参与奥运会的选手备用,虽然数量相比上一届雅典奥运会有所减少,但10万这个数字还是相当惊人的。


北京奥运会发放的是一个叫雄起牌的避孕套。听这名字让人不污都不行啊。。而且上面还印有“更高、更快、更强”的字样...


虽然这是奥林匹克格言,但把它放在避孕套上是不是要让人产生点什么联想呢?额......本宝宝什么都不知道(捂脸逃走)



直到北京奥运会结束时10万只避孕套只剩下5000只。后来,这5000只奥运村避孕套竟然出现在了2009年的“奥运专场拍卖会”上,以1元的价格起拍。这可是中国首次让避孕套走上拍台啊。



然鹅,兽兽关注的重点是在10万只避孕套只剩下5000只了啊!一个字——猛…… 

很显然,我们实在是低估了那些在赛场上奋勇拼搏的运动员,在赛场下也同样有勇猛过人的能力。


(图文无关,我只想晒一下脑公的腹肌而已)


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德国男篮队员就被记者捕捉到了“生猛”的一面。


当时德国男篮因输给中国队无缘八强而结束奥运会之旅,但他们在比赛结束的几天后,部分队员被拍到在北京三里屯的一家酒吧聚会狂欢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清晨,彻夜狂欢的诺维茨基和队友费莫林走出酒吧时,等候在那里的几位德国女球迷迅速把他们“围剿”起来。


在蒙蒙细雨里,和女球迷缠绵在一起。


双方玩到兴起时甚至互相撕扯衣服。


场面十分激烈!


嗨到连裤子都掉了。。


可就算这些运动员再怎么生猛如虎,也只能离开奥运村去滚床单。因为——

北京奥运村明确规定:在奥运村里,只能住着参与奥运会的选手以及政府官员等。也就是说这些家属不可能进入奥运村与自己的情人相聚,除非这对夫妻或许情侣都是参与奥运会能同时住在奥运村的选手或者政府官员。


那么问题来了,这10万避孕套到底流向何处?


对此奥运收藏第一人赵晓凯表示:直接在奥运村用掉的避孕套只是少数,基于运动员们贪小便宜的心态,大量的避孕套都被运动员、官员、记者们带回国作纪念去了。



毕竟,奥运会的避孕套一来是免费的,二来携带方便,三来这避孕套是专门为奥运会设计的特别版,不但有着纪念意义,而且质量也特别好。




在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获得单板女子障碍技巧冠军杰米·安德森曾估计本届冬奥会免费发放的10万只安全套根本不够用!


她透露说,有一款交友app 很受本届索契冬奥会运动员的热捧。有不少居住在奥运村的运动员通过它来约炮:“在奥运村一打开我就懵逼了,村里面搜出来的全是各国运动员。不过帅哥还是挺多的。玩到后来我自己都觉得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了,于是立马把应用删掉专心比赛。”


相反,纽西兰运动员瑞贝卡·托尔就没有这么高的觉悟性了,因为她把自己花滑决赛的比赛资格玩没了。

在抵达俄罗斯之前她发了这样一条推特:“等不及要到索契奥运村玩Tinder(该软件)了。”


所以这届冬奥会的口号也应该是:安全第一,友谊第二,比赛第三。。。



结果奥运村日报果断把她这条推刊登在了头版头条,于是7000多名运动员全都知道了奥运村住着这样一个迫切想玩Tinder的女孩儿...


2012年伦敦奥运会提供的避孕套高达15万只,平均每人15只!尽管比北京奥运会足足多了5万只,但腐国...噢不,英国还是又一次出现了避孕套供不应求的情况——15万只避孕套在5天之内宣布用光!用光!用光了!So crasy!!


其中,套套的疯狂使用者之一就有我们的“飞人”博尔特。在男子百米飞人大战中,博尔特以9秒63破奥运会纪录的成绩再次卫冕。


赛后情绪持续高涨的飞人在奥运村房间内,约上了三名美腻的瑞典手球女运动员,狂欢庆祝到天亮。凌晨的时候他还在推特上晒出“4P”的照片。至于庆祝的场面,请自行脑补......


有一名匿名的东道主选手就曾经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了伦敦奥运村淫乱不堪的“性事”。

第一周所有的选手都非常专注,但随着一些选手早早遭淘汰后,他们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他们也必须通过其他途径来发泄情绪。

而这名英国选手当时就在比赛结束后,在奥运村开性爱派对。他还表示,这种派对在奥运村还是挺常见的。更夸张的是,有一些选手甚至每晚都换一名床伴,互相交换不同国籍的女友,特别是那些有自己独立房间的选手。


其实奥运村这么淫乱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伦敦奥运会为这些精力过剩的运动员提供了15万只免费避孕套,反正不用白不用,你说对吧。



(敲黑板)讲完历届奥运会的安全套历史和羞羞事,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个很有研究意义的话题(严肃脸.jpg)——运动员在赛前啪啪啪真的能释放洪荒之力吗?



一个叫施勒弗的生理机能学专家表示:赛前一夜的性事对运动员次日的力量、耐力和其它生理机能没有任何影响。理由是太高的攻击性不利于比赛,而性事可以调剂这种攻击性。


更离奇的是,一个叫奥利尚斯基的医生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曾大声疾呼:“赛前性生活越多,勇夺奖牌的可能性就越大!”what??不过奥医生还说了,他的倡导只对女性运动员适用,男性运动员还是禁欲吧。

 


而奥利尚斯基医生提出的这个观点,也在德国滑雪运动员罗尼·阿克曼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证。


他在冬季两项滑雪比赛中为德国赢得了一枚冬奥会银牌,赛后他认为自己的成功得益于389天的禁欲生活。。天了噜,连天数都能算得这么清楚!



然鹅,在2002年冬奥会上这位奥利尚斯基医生的观点却被一对英国的参赛夫妇无情打破了。英国的冰舞选手埃文和费奥娜是赛前扬言要在大赛期间禁欲!费奥娜说:“每当我们面临大赛的时候,都会主动禁欲”。


结果,禁欲对费奥娜起了作用,她为英国代表团夺得一枚金牌,但更有实力的丈夫埃文却不幸地沦落为第7名。看来禁欲有时候又不适用于男人。


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统一的实例能证明赛前性生活是否会对比赛状态产生影响。只能说,这种东西还是看心情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