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急促的喘息声和避孕套的橡胶味,证明了那一晚真实存在

吸睛瞧 2019-09-18 16:06:48

  


-  生 命 有 更 高 的 生 存 方 式  -




- 2017.09.22 -




T o   H o h o r   L o v e   N o t   O w n


Zoe和陌生人曾有过一次一夜情的经历。


一年前,Zoe刚和在C国的男友分手。他们并不是因为性格不合而分手,正相反,分手时两个人爱得死去活来,甚至将谈婚论嫁提上了行程。


在男友回C国的前一个星期,他的家人们为他送行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晚宴,并邀请Zoe出席。尽管离别近在咫尺,但那次宴会他们玩得都很开心。


但其实真正开心的只有Zoe一个人而已,她曾经以为未来会一如现在这般美好,可没想到的是,这顿晚餐是男友在对自己做最后“无声的告别”


事情过去一年了,可当时失恋时,Zoe是真的很绝望,像快窒息了,周边却抓不住任何一根稻草。




那会巴黎商街的酒吧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多,Zoe带着前所未有的伤痛和疲惫踏进一家酒吧,她想喝酒,不停不停地喝很多很多酒。


Zoe如同行尸走肉,喝下的每一杯vodka里,都饱含了她对刚分手的男友刻骨铭心的思念那种思念蔓延成眼泪,汗水,从Zoe每一个细胞中呼之欲出。


每一口vodka都是纯的,加了冰,入口凌冽而醇厚。她说自己的酒量从来没有那么好过,怎么都喝不醉,除了感觉喉咙有点渴和胃时不时有点抽搐之外。


Zoe一口接着一口喝,身边的灯红酒绿全都与她无关。Zoe只想买醉,醉了就能假装分手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暂时逃离这悲哀的现实。




直到,她的身边坐下了那位男子。


他静静地看着Zoe,她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他像是特别沉醉于Zoe一人饮酒醉的表演中,嘴角上扬,沉默不语。


Zoe回望他,他也不闪躲,Zoe看清了他的脸,无功无过,不过是个平凡而普通的男人。


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只是时不时地对望,他看Zoe快喝完一杯了,便示意服务生再加上一杯。


Zoe说:“他既没有问我的过去,也没有扯我的未来,甚至他都没问我叫什么。”




那是Zoe人生中第一次跟陌生人发生性关系,那种感觉说不上来,没有半点情感的纠缠,纯粹是酒精作用下意乱情迷的慰藉。


两人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交流,短暂的身体纠缠也是在黑暗中匍匐前行。


了他急促的喘息声和避孕套的橡胶味,能证明那晚是真的存在之外。


Zoe坦言自己更像是一个看戏的人,在里面做戏的不是她自己,而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第二天的清晨,Zoe迷迷糊糊中看清了他睡得深沉的模样,没有半分的惊喜,反倒觉得有些不自在。


她以最快的速度穿衣洗脸漱口,甚至连妆都来不及补便企图蹑手蹑脚地逃离那个房间。


然而,他还是醒了,睡眼惺忪地看着Zoe那般滑稽的模样,努了努嘴后问了一句:“不要一起吃早饭吗?” 


“还是不了吧。”




Zoe不喜欢他,也不想喜欢他,那样惺惺作态的欲盖弥彰,一点意思都没有。不过是睡了一觉的过客,没必要非因为生殖器而牵强的互相捆绑。


关上门的一刹那,Zoe的心变得空荡荡,一丝淡淡的惆怅晕染了她整个胸腔,但又觉得如释重负。


Zoe在这段不值一提的性爱中逼自己不要回头,逼自己结束对过往的念想。


因为跟陌生人的一夜欢愉,Zoe算是彻底背叛和丢弃了过往那段卑微且廉价的感情。


我问她:“那…现在的你觉得后悔吗?”


她说:“冷静下来后有些许后悔,即便是真的要放弃一段感情,也不一定要做如此偏激之事。”




动笔这个比较敏感的话题之前,我征求了Zoe本人的意见。我说我可以写你的故事吗?


她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又主动联系我说,恩可以写,只要匿名就好。


我写这个不是为了鼓吹一夜情或批判一夜情,只是觉得,有些事,你做或者不做,跟任何人都没关系。人生是你自己的,你有权利选择如何生活。


我曾听一个朋友抱怨说,自己的另一半曾经有过一夜情的经历,因此她觉得对方花心不靠谱……


她的男友究竟是否花心我不知道,但我只想说,他在遇见你之前做过什么,真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能说,他能接受一夜情,大概因为他在欲望面前松懈了理性,但这跟他日后的为人和品性,沾不上边。




换言之,你以为看上去干干净净清清楚楚的人就一定是完全ok的人吗?


不抽烟不喝酒不嫖妓不赌博不搞419的模范,有可能还是希特勒呢?你怎么说。


所以,很多人因为别人做了自己无法接受的事情就对其恶语相向,实在是没有必要。你无法接受,并不代表它不能存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每个人在自我的选择中都是独立而坦荡的个体,他们各取所需,不骗不抢,他们何罪之有?




一夜情唯一需要担心的可能就是你无法完全了解陌生人的基本资料。


我只能奉劝一句,真要走到那一步了,做好必要的安全措施吧,别因为一时的冲动,落下一身的病。


 但你仔细思考一下,你就算跟一个男人正儿八经谈恋爱,他究竟有没有病,之前上过几个姑娘,你也不能保证完全了解吧。


有时想想真是细思极恐,男女之事上咱们每个人都得如履薄冰。




“ 伊泽:我们是一夜情?

余飞:把情删了。

伊泽:我们是性爱伴侣啊?

余飞:把爱删了。 ”

——《前任2》



编辑 |  太鲜

插图 |  TINY



往期回顾

“我们做爱时,他喊着其他女人的名字”

“你们之间爱过吗?”“睡过。”

十分钟前,我的好朋友拉黑了我微信

想当一个废物,然后被你照顾

自己是个蹦迪高手,就别怪遇到的都是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