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会45万个避孕套如何用光?

呼撒网 2018-12-03 11:45:49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避孕套成为了奥运会里不可或缺的元素。里约奥运准备的45万只避孕套总是难免会让大家感到浮想联翩,来自于世界各地的精力最为旺盛的男女,共同生活在同一屋檐之下,再经过45万只避孕套的加持,那片镜头无法直接聚焦、曝光的神秘奥运村俨然已经被渲染成了翻云覆雨的风流场。


那些风花雪月的故事越传越离谱,可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45万只避孕套正在以怎样的速度被奥运村中的运动员们以怎样的方式被消耗?这其中的“套”路,不妨让我们来深入其中,走一遭。


为啥会发避孕套?防艾是根本原因

热情奔放的南美大陆第一次迎来奥林匹克盛会,尽管在开赛之前他们遭到了种种质疑,关于气候的、治安的、场馆的,巴西人被冠上了“不靠谱”的帽子,但唯独一件事,巴西人准备得如此得心应手——避孕套。45万只避孕套比四年前的伦敦奥运会足足多出了三倍,其中,还包括首次推出的10万只女用避孕套。
奥运会避孕套的惯例并非热情的南美大陆首创,反倒是源自“保守”的亚洲。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避孕套首次成为了奥运会“标配”,主办方给出的缘由很简单——防范艾滋病。

韩国是在1982年获得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主办权的,据《时代》报道,韩国政府在筹备奥运的时候,曾经提出要对每一个进入韩国的外国人(包括但不限于运动员)进行强制性的艾滋检测。其实在当时,举办奥运会是一个亏本买卖,只有日本的名古屋和汉城参与申办,但当时的日本国民十分反对在自家土地上兴办奥运会,名古屋后来也退出了,汉城轻而易举获得了主办权。


汉城奥运会开幕前的三个月,韩国遭遇了一场大变革,大名鼎鼎的“光州事件”给韩国的独裁统治历史划上了终止符,政治动荡再加上艾滋恐慌,汉城奥运会破天荒地开创出了“避孕套免费发放”的服务以抗击艾滋病的传播。


从1988年到2016年,经过了八届夏季奥运会和七届冬奥会的洗礼,避孕套发放的数量呈几何倍的增长,从最初的8500只直接变成了惊人的45万只,但唯独不变的就是主办方对发放理由的解释——提倡安全健康的性行为。

避孕套并非随处可领,村内自助机一小时无人问津

虽然奥运村里套套免费早已成了公开的秘密,但是避孕套并非传说中那般随处可见,甚至很多运动员几度寻套未果,只能摊开双手摇头表示,“实在并不知道该去哪儿领啊!”

总数量高达45万只,但这45万只并没有直接出现在队员的入住礼包里,甚至在运动员公寓里都没有可以领取避孕套的地方,踏破铁鞋转遍了整个奥运村的公共区域,最后仅在村内的医疗中心发现了可以自助领取避孕套的装置,百平米的诊所之内一共放置有五个自助避孕套提取机,同时提供男用和女用两种“套套”。

事实上,过去三届奥运会的避孕套都是以这种形式发放的,运动员和代表团官员可以在诊所设置的提取机免费领取,无需登记证件或姓名,并且没有个数限制。不过,这几台套套自助提取机显然并没有想象中的抢手,整整一个小时之内,医疗中心内的五台领取机始终无人问津。


“你会去领个套套吗?”把这个问题抛给中国运动员,大多数人还是会面带羞涩地说,“有这个必要吗?”可问题放在外国运动员那里,答案就变得“香艳”起来。伦敦奥运会期间,一本叫做《奥林匹克秘密》的书面世了,其中披露了大量奥运村里的香艳细节,很多外国运动员都有共鸣:奥运不止是一展身手的良机,更是荒淫的机会,因赛后运动员需宣泄他们无穷无尽的精力——纯种野马有段日子没跑,一旦脱缰,立马就放荡了。

赛后和闭幕式,的确是一个“用套”的高需时间段,从长期的禁欲和高强度的训练中解脱出,胜利也好失利也罢,他们都需要好好的释放一下情绪。各式的庆祝和狂欢活动为运动员提供了尽情放纵自己的机会。

避孕套变奥运馈赠嘉礼,里约竟因包装无特点被“冷落”

无论汉城奥运上的8000只,巴塞罗那奥运会上的9万只,北京奥运会上的10万只,还是如今里约奥运会上的45万只,这些数字的统计结果实际上都只是组委会公布的数字,其中究竟有多少是被消耗的,却不得而知。

很简单的计算题。17 天、10500 名运动员、450000 只避孕套,平均每人每天要啪啪2-3次?显然不可能。

事实上,对于四年一届的奥运会,人人都想留下个纪念或者是给他人带上点纪念品。小小的一只避孕套不仅免费发放、便于携带,整个包装也变得越来越有奥运特点,北京奥运会上所分发的避孕套包装上不仅有明确的“2008”字样,还印有“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格言;伦敦奥运会,最擅长把城市元素印在商品上的英国人推出了一系列奥运限量套套,光是看这个包装就不由得让人想留下做个纪念。


不过,里约奥运会这次的特供套套实在有些令人失望,纯绿色的包装上没有一点2016或是里约的字样,甚至连品牌和宣传语都没有,只有几个葡语大字——纯天然橡胶!这也难怪,不少看到里约套套真容的队员和工作人员都又默默地放回去了。

避孕套背后也有利益之争

自打汉城奥运会开创为运动员提供避孕套的先河以来,每届奥运会发放套套的品牌、数量就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对于各大避孕套的品牌商而言,为奥运会提供避孕套更是一个宣传自家品牌的大好时机。杜蕾斯就曾先后在2004和2012年成为奥运会的避孕套供货商,至今仍然念念不忘;2008年杰士邦为北京奥运会提供10万只避孕套,力图洗刷“山寨”的阴影。

此次为里约奥运会提供避孕套的厂商,是巴西一家名为纳特斯的国有工厂(由阿克里州政府运营)。同时,它也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供货商,每年的避孕套生产量约为1亿个。巴西卫生部近年来已经在全国重大活动中免费发放了数百万个来自该工厂的避孕套,政府选择这家工厂作为供应商,也有些“扶植国企”的意味。
不过,避孕套界的营销鼻祖杜蕾斯当然不会错过在奥运期间大赚一笔的机会,奥运期间他们推出的新广告语和广告牌时常出没在里约的大街小巷,“不是所有人都想要更快”,隐晦而又直白,一下子把奥林匹克和避孕套之间暧昧的关系再拉近了一分。


不过,像杜蕾斯这样的奥运套套供应商并不能大肆宣传,也不能随意使用“2012”、“伦敦”、“金”等字眼组合的广告语,因为杜蕾斯隶属的利洁时集团向伦敦奥运会的赞助金额没有达到10亿英镑,并非官方赞助商。

45万并不惊奇,巴西政府每年送出6亿避孕套
巴西这个热情的国度从来就不缺少避孕套的身影,就算没有里约奥运会,政府豪掷几亿避孕套也是常有的事儿,毕竟这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发套”的荷尔蒙之城。在巴西,性工作者是合法的营生,全国拥有100万在册的性工作者。单单是世界杯期间的避孕套供应商——双一乳胶厂,每年就得给巴西政府送去2.2亿只套套!


2011年,巴西共送出了4.93亿个免费避孕套,花费国库1900万美元,平均每个巴西国民可以领到两个半。巴西政府甚至会在包括学校在内的各种场合发送,巴西人使用的安全套,九成都由政府供应,创下世界之最。

所以,“有朋自远方来”,拿出45万个送给来自各国的运动员,还有什么可稀奇的呢?
是的,这很巴西。

本文非原创,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