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避孕套的名字都叫错了,还敢称自己老司机?

读点快讯 2019-01-09 10:13:16

几个月前,我在上海参加一个聚会。那个时候,“南京火车站猥亵女童”事件刚刚报道出来,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我们聊天自然就聊到了性骚扰以及性教育的问题。当时有一个女孩子比我小一些,20出头的样子,我觉得年轻人的性教育观应该比较成熟,就问了问她要怎么对自己的孩子进行性教育。

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我,一只手伸到我面前:要怎么办,到了年纪给个避孕套就好了。

我当时心里还是很震惊的,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的性教育观依旧充满了“禁忌”和“沉默”。想想看,也很有意思。在中国历史上,我们通过沉默“性话语”来压抑“性行为”,但21世纪的今天,我们的“性行为”异常活跃,但“性话语”依然是个禁忌。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性教育是匮乏的、偏差的、甚至错误的。如果“性话语”都被缄默,“给一个安全套”能真的树立起健康的“性观念”吗?

今天我想聊聊“避孕套”这个小事,看看我们的性教育偏差的多严重。

避孕套其实不叫避孕套,应该叫安全套!



首先,我先要给这二两乳胶正个名,它正确的称呼可不是“避孕套”,而是“安全套”。可能有人会说,一个不同的名字而已,有这么重要吗?但是,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叫偏了名字,就能看出我们对安全套的功能有巨大的误解。

老司机都知道,安全套的英文就是Condom。据说发明它的人名字就叫做Condom伯爵。

好好一个伯爵不在家葛优瘫,为什么要去发明一个安全套呢?

因为在他那个时期,正好是查理斯二世国王在位。这位国王私生活是出了名的“性福”,也被称作“快活王”。也许是为了取悦君心,伯爵就用小羊盲肠发明了现代安全套的前身。

但这样的安全套实在是太难普及了。这种东西价格也不便宜,仅仅是避孕的话,老百姓也确实没必要费这个事。

真正让避孕套普及的,是“预防性病”这个刚需。伯爵的安全套发明没多久,致命的梅毒开始在欧洲传播。有个意大利的医生就发明了亚麻安全套来防梅毒。不是每个人都在想像国王都能“性福”地生活,但每个人都怕死啊,就这样,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开始使用安全套。

所以,安全套的作用主要有两个,第一,预防性传染病;第二,防止意外怀孕。是不是觉得以前小瞧这二两乳胶,人家可不是工种单一的“避孕套”,而是多功能的“安全套”。

安全套的名字叫错不要紧,但小心别陷入性疾病的危害



我和很多朋友聊到性知识的时候,常常很担忧。昨天我的大牛博导还让我写个文献综述,讲明一下中国的性教育现状。她说,英国的性教育都这么烂了,我感觉中国的也健全不到哪里去。

这些年当然也是有进步的,比如,现在人们已经达到基本共识:真爱要带套。但是我们在性方面,可以“做”但不能“说”,所以太多人对戴套的目的产生了理解偏差

可能是因为我研究性别学这个领域吧,和朋友聊天大家都绕不开性和性别这个话题。越聊,有时候我就越揪心。我常听到男性朋友说,我自制力很好的,体外就行,没必要用套。女性朋友也常常说:我安全期就不戴,反正不会怀孕,没必要。

我们中文常说“安全措施”,这好像在暗示着,只要把万恶的精子挡住了,危险就都没有了。所以,对大部分人来说,戴套,就是一个单一目的:“避孕”。换句话说,如果对避孕不在意,就可以不用带套了。

安全措施要规避的风险,难道就只有“意外怀孕”这么简单?

那就真的很傻很天真了。

要知道,精子只有一种,但是,可能造成性感染病的细菌、病毒和寄生虫, 种类可就太多了。

更可怕的是,性传染病的后果有可能比意外怀孕大得多。我并不是说堕胎没有风险,而是希望强调,除了堕胎以外,也不能忽视性传染病的危害。如果是一些轻微的感染那还好,如果不幸感染了更严重的病症,比如HIV,甚至还有会给我们带来生命危险梅毒、会诱发宫颈癌的HPV病毒等等,那个时候麻烦就大了。



安全套+避孕药/贴,安全性爱的双保险

什么,吃药还带套,这不是有病吗?

No No,这不是有病,这是在预防有病。

我其实一直也没这个意识,直到我在加拿大生活以后经历了一些事情,才明白这个道理。

大概10年前吧,有一次陪好朋友逛街,她正好要买安全套。挑了一会,我突然看到她左手手臂上贴了个狗皮膏药一样的东西,就是这货。



我就奇怪,怎么外国人也用中国的狗皮膏药,她笑得气都没了,然后说,什么狗皮膏药,这个是“避孕帖”。我满头问号,避孕帖?怎么还有这种操作?

她当场就给我小科普了一下,避孕帖的原理是用激素抑制排卵来避孕,用法超级简单,每周一贴,每三贴停一周。相比起每天定时吃避孕药,这个简直是懒癌救星。它的避孕功效还高于传统避孕药,就是价格贵一些。

我看她,左手胳膊贴着避孕帖,右手拿着安全套,觉得她是不是疯了。避孕弄得这么“双管齐下”,也太丧心病狂了。她又一阵狂笑,拍了拍避孕帖说,这个又不防艾滋,我还没有稳定的伴侣,不用安全套才不正常啊。

后来我又好奇地问了其他加国本地的小伙伴,女孩子基本都是口服避孕药/外用避孕帖+安全套双保险。好像锁了门还要挂一道保险栓,一个防陌生人,一个防熟人,两不耽误。



那个时候我才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安全性爱意识。她们青少年的年纪,就能把避孕产品和安全套的功能区别地清清楚楚,简直就是性爱界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再想到我小时候在受到的性教育,觉得我还是很幸运的,还赶上了适合的年纪,从朋友的口耳相传中学到了安全意识。

当然,有固定伴侣的人就不用双层保险这么麻烦,就这么看找个男朋友还是有好处的。不过,也有马失前蹄的例子。

我有一个好朋友,她和男朋友固定交往几年了,只吃口服避孕药并不戴套,她也从来没有和其他人发生过性关系,但是不知怎么也感染了性传染疾病。还好,轻微的,问题不大,但她当时就毛了。她男朋友当时解释是游泳池的水造成的。如果心大一点相信他,那也要稍微担心一下性疾病从性行为之外的渠道也是能传染的,虽然概率比较低。如果不相信,那就要好好考虑,在现在这个人口流动频繁的年代,“固定伴侣”的“性忠诚”有多靠谱。

总结

安全套和避孕套,可别再傻傻分不清楚。可能是安全套一直被定义成“计生用品”,从它产品品类划分上就直接给大众造成了误导。

或许,我们还需要一些年才能慢慢走出“性羞耻文化”,才能开口用语言进行性教育,但从目前看,先把套套的名字叫对,对树立安全性爱这个意识,应该是个简单、而且很有意义的起点。

懂得叫套套“安全套”的司机,不仅是老司机,才是好司机。

这篇文章首发于网易蜗牛欢迎关注我的微博@龙窝里的倪纳

也欢迎私信给我留言,我们可以一起交流在两性、女性方面的问题。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朋友临走请留个